邓布利多的羊毛袜

🍤

#真遥# 希望

七濑遥没有想过橘真琴会不告而别。
一个人,莫名其妙的,就不见了。
甚至连一张简单的纸条或是一条短小的讯息都没有留下。
就那样,不见了。
七濑遥最初并没有想太多其他,也许橘真琴只是有事情,比较急才没有说。
他以为身边少了一个人并不会有什么不一样,但事实并非如此。
早上在浴缸里的时候没有人进来叫他一起去上课。
游完200米后准备从水中出来的时候没有人拉他。
放学回家路过海边的时候没有人走在他的身旁。
做煎青花鱼的时候没有人在他身边一直说不营养。
突然就像改变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原本一整天都被那个人占的满满的,现在却什么都没有了。
七濑遥开始向身边的人询问橘真琴的踪迹,但他们都像是什么都不知道,不,准确的来说,他们更像是不认识橘真琴这个人了。
就像是橘真琴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
七濑遥渐渐开始长久的失神,一整天就是看着窗外或是游泳部部活的时候在水上飘着,眼里是一片空。
终于在这样持续了大约一个月后,叶月渚终于看不下去了,以前的小遥虽然也是没有表情,倒是和现在却完全不一样。
“呐小遥~那个橘…橘真琴是谁呀?”
七濑遥看着面前穿着泳裤头发海滴着水的少年,沉默不语。
见他没有说话,叶月渚吐了吐舌头,又加了一句,“只是好奇问问啦~记得小遥前面问过来着,小遥问的时候好认真呀,我想一定是很重要或是很喜欢的人吧,所以才问的哈哈。”
七濑遥抬起了头,天空真是很蓝啊,然后他说:“对,是很重要也很喜欢的人。”
叶月渚一副我明白了的样子,抱着七濑遥的胳膊晃啊晃的。
过了很久才冒出一句话,“那小遥一定很希望和他在一起吧。”
七濑遥没有看他身边调皮的少年,他只是继续抬着头。
天真的很蓝啊,蓝到模糊了他的视线。
#
呐呐,真琴,“希望”是什么意思啊?
小遥这都不知道吗?
对于不可能的事物的梦想,叫做希望。
#
THE END


#真遥# 瘾 1

ありがとう
君がいてくれて本当よかったよ

立冬后总是难熬的。
室外泳池里的水由于温度原因,冰冷刺骨。虽说七濑遥并不在意水温如何,但只要是在学校的时间就没有不是和橘真琴在一起的,下水就根本不可能了。事实上在七濑遥望向泳池的时候,橘真琴就已经抓住了他的手臂,防止他直接脱掉自己的校服只穿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换好的泳裤跳进泳池。
这种温度就只能在浴缸里待着
七濑遥窝在小小的浴缸里,感受水温从炽热渐渐温顺最后冷漠。
他把脑袋搭在浴缸壁上,然后便一动不动的睡着。
因为七濑遥不好的习惯,橘真琴晚上总会调两个闹钟,一个是第二天起床上学的,一个是半夜去去七濑遥家把他从浴缸里捞出来的。
“小遥从来没有停止过对水的痴迷呀。”
橘真琴一直这样想。
骗人的。
七濑遥知道这是骗人的。
当水温低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他就不会往里跳了。
当浴缸里的水要变凉的时候,他就会很快出来了。
他不会不顾一切的跳向泳池,他不会粗心大意的睡在浴缸,都是骗人的。
为什么要这样?因为橘真琴呀。
橘真琴是个太过温柔的人,这点不论是对谁。
他的心里把所有人分为两类,要被保护的人和完全无关的人。
对于后者所持的温柔是那种礼貌的君子的,而对于前者,橘真琴的温柔则是可以为他们拼尽所有。
是的,是他们。
七濑遥想自己一定是前者,但兰、莲、渚,怜还有其他人,一定也是属于前者啊。
自己没有任何特别,在橘真琴的心里。所以才想要独占啊,独占这样的温柔。
七濑遥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但也没关系,他有很长的时间来思考为什么。
所以在这之前,他想让橘真琴的视线一直停在在自己的身上。
七濑遥就像旧时的瘾君子,离开橘真琴就生存不了。
tbc.

#团兵#壁内调查三十题 - PART 3

【PART 3 秃子】
埃尔文在圣诞节的时候送给了利威尔一只毛茸茸萌哒哒的垂耳兔,于是接下来就发生了这些。
补充一句,那只老是睡觉的傻兔子叫秃子。
秃子在一个宽大的怀抱里睡得很香的时候,它的耳朵被一个可怕的男人拎了起来。
男人长得不错,看起来很小只的样子,但说出的话让秃子颤了颤。
“混蛋埃尔文,你是要做兔肉火锅还是怎么的?”
秃子开始挣扎,想从这个可怕且血腥的男人手中逃脱。于是它被愉快地扔回了那个宽大的怀抱。
它尽量把自己全部都缩到抱着自己的男人,不,应该说是埃尔文的怀里。
埃尔文的眼睛笑得弯弯的,一直盯着利威尔看,于是伟大的人类最强的利威尔兵长脸红了,但随之而来的则是埃尔文的脑袋和桌子的亲密接触。
这天晚上,埃尔文把秃子放进了韩吉专门准备的华丽的纸盒子里。
韩吉的原话是:“yooooooo~利!威!尔!绝对会喜欢这个的~”
所以埃尔文就把这个盒子带回了家 。
好了扯远了 ,以下是秃子的视角。
大家好我是秃子,不要问我那个黑色头发的变态为什么要让我叫这个名字,我一头郁郁葱葱的毛毛他当我是来搞笑的吗?~
当然我说他是变态这件事你们绝对不可以说出去!我不要被做成火锅qwq
但是带我回来的金发男人绝对是个好人!他都不会说把我做成火锅,而且他也和我一样老是被黑发变态欺负,我是好兔子,所以他是好人。
今天晚上我发现金发男人把黑发变态压在身体下面,据我超级棒的记忆力,黑发变态说了以下的话。
“不要碰那里……啊……”
“唔啊……放开……”
“额啊……不要……”
“好深……啊……”
作为一只纯洁的兔子,他们在干什么呢,很费解呀。
但我更加坚信金发男人是个好人了,因为他早上起来那么温柔的为黑发变态盖好被子。
tbc.


#
不知道为什么想到了兔子,于是就出现了一只叫秃子的兔子。
笔者这次貌似没有任何中心可言,祝愉快阅读。
下一次更放一篇番外,应该是虐的。

#团兵#壁内调查三十题 - PART 2

【PART 2 小孩子】
埃尔文从浴缸里抱起已经睡过去的利威尔,一只手托着他的屁股,另一只手很速度的从挂浴巾的架子上把浴巾扯下来。
用浴巾把怀里的人裹的紧紧的,发现利威尔并没有醒便放心的把他放在床上,一碰到没有人睡过才换好的床单,利威尔就缩了缩,眉毛也拧在了一起。
埃尔文赶忙爬上了床抱住小小一团的人,果然,拧着的眉毛也松开了。
是真的不能做太多次吗……埃尔文史密斯亲亲团长大人忧虑且难过的思索着。
事实证明眉毛拧在一起是会传染的,埃尔文的眉毛已经拧成一坨了。
利威尔居然在浴缸里睡着了,光是想想利威尔赤裸着身体躺在水中,埃尔文就下腹一热。
……忍耐……
利威尔的脑袋微微向下,一边的刘海遮住一部分的眼睛,露出少有的无害纯真的模样,尽管如此,满脸的疲惫还是掩不住的。
埃尔文史密斯亲亲团长大人决定开始反思。
也不就是四次而已……他都没有吃够。
也不就是姿势难了一点点而已……他觉得刚刚好。
也不就是折磨(在利威尔美美的穴口磨蹭却不进去。)了一下而已……看着利威尔红红的眼眶和诱人的眼神(只是他认为。)他觉得再来十发也不是问题。
突然,好想很利威尔生个孩子呀。
既然做到这种程度,如果利威尔是一个女人,应该很快就会有一个皮肤白皙的一小团软软地叫他粑粑,拉着他的裤脚让他带自己出去玩。
想想就有点小激动,埃尔文的脸上多出了几分笑意。
但是,如果利威尔是个女人……如果人类最强是一个女人……(自行脑补利威尔穿着裙子踩着18cm的高跟鞋踹人的场景。)看了看怀中把整个脑袋都埋进自己胸口的那一团,果然还是现在的样子好呀,不过有时间角色扮演也不错,这是埃尔文无比认真的想法。
小孩子嘛……其实利威尔在自己面前已经展现了很多与众人眼中的人类最强不一样的地方。
利威尔会在统计完死亡人数之后紧紧的抱住自己然后让一些温热的东西掉在自己的衣服上。
利威尔会在自己受伤后去厨房做粥虽然差点把厨房炸了而且一点都不好吃。
利威尔会在自己工作到很晚的时候用手遮住面前的文件不让自己继续也并不在乎自己当时的口气好与坏。
……
所以埃尔文不能也不需要小孩呀。
他要在利威尔难过的时候用袖子为他擦泪,他要在利威尔炸了厨房后把厨房恢复原状,他要在对利威尔凶过后没有节操的去向利威尔道歉。
他有很多很多事要做,根本没有时间去照顾小孩,他有利威尔就够了。
怀里的一团睡得很香,所以没有听到那句让人脸红的话语。
"My baby."
tbc.



这一章对于最后利威会哭,笔者的感觉是团兵也是凡人,他们会难过,会软弱,也会逃避,但他们会互相取暖,无论是那一方面。
这也是我最萌这对的原因,他们对对方始终是不一样的,那种上至生命的羁绊始终是不一样的。
以上笔者的感受,欢迎不同观点者来踹。

#团兵#壁内调查三十题 - PART 1

【 PART 1 早安吻 】
带着一丝寒意的晨风轻轻地吹着,不知为何昨晚埃尔文并没有把窗户关上。
风吹进室内,抚着床上整个人都蜷缩在埃尔文怀里的黑发男人的脸颊。
利威尔察觉到浅浅的凉意,便把自己缩得更紧。因为他的动作,在身后抱着他的男人睁开了眼睛。
让人舒心的蓝从双眸中溢出,无法用词语形容的颜色,太过独特,又像是似曾相识。若是被这对眸子深深的凝视,怕是会被淹没吧,就像被海洋淹没一样,没有出路,亦没有退路。
埃尔文没有起身去关上窗,而是把裹在利威尔上半身的被子掀了起来。
利威尔的眼睛轻轻颤了颤,像是在努力苏醒的样子,万般努力后,利威尔终于把头抬了起来,但是眼睛仍然没有睁开。脑袋晃了晃,却抵不住睡意,啪哒一声又回到了埃尔文的胸口。
被子被掀开,利威尔身上的伤痕就都显露出来了。
有很久但是还没有消退的长长的疤痕,也有这次壁外调查新添的细细碎碎的疤痕。
上身没有被子的遮盖,利威尔无意识的靠近本来就挨着自己很近的热源。
头顶上方的埃尔文勾了勾嘴角,手轻轻的抚摸怀中几乎把手脚都缠在自己身上的男人身上的伤。
眼里的蓝深了几分,他把脑袋埋进了怀里男人的脖颈里,呼吸着只属于利威尔的气息。利威尔像是察觉到了什么,手脚缠得更加的紧。
埃尔文看着近在咫尺的柔白的皮肤,忽然咬了上去,怀里的人微微挣扎了一下,又沉沉的睡去。
你是我的,永远都是。
不论是巨人,还是时间,都无法把你从我身边抢走。
所以我会一直一直的保护着你,无论如何。
你也必须活下去。
“早安,利威尔。”
男人低沉的声音的声音被晨风吹散,一个轻柔的吻落在了利威尔白皙的额头上。
tbc.



第一次写文,笔者深感羞涩。
很短,很简。
有不好的地方请务必告诉我,觉得不爽的也务必告诉我,不要憋坏自己。
这么说很欠打貌似,欢迎来打。

#团兵#壁内调查三十题 - 番外 1

【番外 1】
我轻轻推开宿舍的门,走了进去。
今天的风很大,窗户没有关上,浅蓝色的窗帘在窗外飞舞,像是要脱离夹子的束缚。
我仔细环视着这间宿舍,干净,冷清,床上的枕头和被子叠得像豆腐块似的。阳光打在地板上,被风吹得支离破碎。
“喂埃尔文,你过来干什么?”
我愣了一下,回过头。
对面的黑发男子穿着便服,却依然是一尘不染的白衬衣。
“……利威尔?”
利威尔把精致的眉眼拧在了一起,接着便走到了我的面前。
他用力扯住我的衣领,我被迫低下头。
“喂秃子!你就不认识我了吗!?”
我细细看着近在咫尺的男人,不得不说利威尔的每一个表情都非常生动,或者用一个不太适合的词形容,漂亮。
当然我不会说这些,曾经我试着表达这些的时候,只得到了他的一个肘击。
我收回了思绪,显然利威尔对于我盯着他的脸发呆的愚蠢行为表示不耐烦。
于是他把脸更加的凑近我,现在我可以看到他脸上细小的绒毛。
他像是以前一样,仿佛这次壁外调查什么都没有发生。
心脏又重重的震了一下,我张开双臂,把他拉进了我的怀里。
他像是没有防备,但也只是怔了一下,就把脸埋进了我的胸口。
“利威尔……利威尔……”
我唤着他的名字,一遍一遍的确定 他的存在。
利威尔没有回答,只是更用力的抱着我。
良久,他的声音闷闷的,从我的怀里传出来。
“埃尔文,血溅到脸上的感觉特别不爽,他妈的,现在想想还是不爽。”
我揉了揉他的头发,虽然手很快被他拍掉。
从第一次壁外调查开始,每次回来,他都会抱怨这个,也是,让一个重度洁癖触碰这些……我弯了弯嘴角,忍不住又揉了他的头发。
这次他没有拍我的手,他接着说,“但是我只能一直和那些恶心的东西待在一块,真他妈受不了。”
我放开了箍着他的双臂,他没有抬起头,接着说到,“真的,我很受不了那些恶心的东西……但是我更讨厌被围起来,像是永远都出不去,这样更加恶心!”
我有些困扰,我不知道他说这些东西的意图,但这时他把头抬了起来。
“埃尔文,我想我获得了自由。”
自由?何时存在过呢?我凝视他的眼睛,我相信他知道我的疑问。
他没有在再说什么,只是又扯住了我的衣领,接着唇上就被柔软的感觉覆盖,只是还没来得及感受,就结束了。
利威尔后退了几步,靠在了门上,像是初见是的姿态,他说:“一直存在。”
风快要停的时候,浅蓝色的窗帘脱离了夹子的束缚,在屋内看,窗帘像是和天空溶在了一起。
屋里只有我一个人,我很快低下了头,没有人注意是否有蓝得像天空一样的水珠掉在地上。
自由了,就再也别回来。
我们最终是分开了,但自由永存。
tbc.

#
笔者这里先说一声抱歉(鞠躬!
真的没有弃文但是不知要如何写这篇。
然后关于这篇,自我感觉很不好,有种莫名其妙,无病呻吟的感觉。但是还是写出来了,本来很想写一篇关于自由的文但是写出来就是很不对,感觉表达的怪怪的qwq希望不喜欢的亲可以来鞭打我w
然后下一篇是架空的,不要介意~
再次抱歉,把这么萌的cp写成这个鬼样子。